<cite id="3nx7f"></cite>
<var id="3nx7f"><video id="3nx7f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3nx7f"></menuitem>
<var id="3nx7f"><video id="3nx7f"></video></var> <ins id="3nx7f"><span id="3nx7f"><menuitem id="3nx7f"></menuitem></span></ins>
<var id="3nx7f"></var>
<menuitem id="3nx7f"><strike id="3nx7f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3nx7f"><span id="3nx7f"><menuitem id="3nx7f"></menuitem></span></var>
<cite id="3nx7f"></cite>
<cite id="3nx7f"><video id="3nx7f"><thead id="3nx7f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3nx7f"><video id="3nx7f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3nx7f"></var>
<cite id="3nx7f"><video id="3nx7f"><menuitem id="3nx7f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欢迎访问中国散文网, 登录  注册    我要投稿   我要出书  
用户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重 逢

2018-11-29 08:22| 来自: 中国散文网|作者: 四川省 赵欣然|编辑: admin| 查看: 4449| 评论: 0

  别人的分开与重逢似乎填不满这逃了两节课的下午。被问到那句话时,她正窝在她怀里看偶像剧。

  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我们分开了,再重逢的时候你会怎么样?”

  “你会怎么样?”

  “我是说你?!?/div>

  “就算我没看到你,也会感受到,你来找我了?!?/div>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你还会送我花吗?”

  “……会?!?/div>

  “什么颜色的?”

  “当然是红色的?!?/div>

  “每天一朵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她说这是城中最好吃的大排档,一定要带她尝尝鲜。

  有花贩叫卖玫瑰。

  虽然知道喂食她的女孩对花粉过敏,可还是想要送一朵。

  “应该是我送你才对?!彼窗阉棺?,买来送给她。

  十元。添两块就够两人的米线了。汤汤水水的一砂锅,浮着鲜翠的豆腐和红嫩的火腿片。

  红瓣,水珠,倒映着橙黄的灯色与迷离的雾气,愈发美艳滋润,要把环绕的冬天的空气忘了。

  神气活现地艳着

  那年,她留着板寸。

  冬天转瞬即逝。

  本是冰雪消弭的节气,而温暖的南国,却没有冰河涌动的感情。

  她去找她。剪了头发,她说想看她西装革履。

  缠裹的云团急速流过这个下午,投下顷刻远逝的暗影。

  她知道,她能感受到她来了,哪怕没有迎接,也能感知到她的存在。

  就算她没有望见她。

  她相对她坐下。

  而她卧着。

  她手里捧着玫瑰。不过,只有一朵。

  她不知道她是否在看,是否在听。

  她对她说,她知道,她来了。

  风声如诉。
上一篇:新空气下一篇:家有枣树
ADA彩票平台 976| 687| 223| 444| 375| 649| 831| 658| 25| 37| 233| 494| 203| 465| 201| 647| 712| 146| 382| 605| 381| 26| 233| 701| 425| 399| 820| 229| 98| 598| 796| 245| 535| 812| 432| 131| 553| 29| 833| 927| 338|